今天是: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粮食文化 [本页支持双击滚屏]
分享到:
字体大小:
穿越500年的皇家大粮仓
发布时间: 2018-04-17   访问量:0   保护视力色:

曾经辉煌一时的南粮北运中转库———丰济仓,因为河运的衰败而走向凋零。然而,时光改变的只是一个粮仓的命运,不变的,则是“民以食为天、食以粮为本、粮以储为要、储以仓为基”的理念。
     500年前,400余名木瓦工匠、20余名技术人员,耗时14个月,建造了一座拥有飞檐拱廊、古色古香的皇家大粮仓———丰济仓。500年后,原来高大的储粮仓库没了,只剩下10余间原来用于养马的小房子和十余块车痕累累的大条石。
     时光荏苒,曾经辉煌一时的南粮北运中转库,因为河运的衰败而走向凋零。
     然而,时光改变的只是一个粮仓的命运,不变的,则是“民以食为天、食以粮为本、粮以储为要、储以仓为基”的理念。
1.南北大动脉
     说起这座大清帝国最大的储粮库,得先说说大运河。
     一千多年来,隋炀帝开运河、乘龙舟、看琼花的艳史,可以说是妇孺皆知。其实,最早开凿邗沟的,是野心勃勃北上中原争霸的吴王夫差。公元前486年,吴王夫差为了北上中原争霸,开凿连接江淮的运河———邗沟,由长江北岸邗城起,经邵伯湖、高邮湖、宝应湖接射阳湖到淮河南岸的末口,把长江水引入淮河。这也成为了京杭大运河的“第一期工程”。
     隋朝统一后,我国的经济重心逐渐南移,为巩固中央集权的国家政权,解决京师众多官兵民众的粮食和日用供给,隋朝开凿了永济渠、通济渠和江南运河,同时对邗沟进行了改造,使洛阳与杭州可以直通船舶。
     尽管隋炀帝为亡国之君,但他的历史贡献是不容抹杀的。唐朝诗人皮日休在《汴河怀古二首·其一》中咏道:“尽道隋亡为此河,至今千里赖通波。若无水殿龙舟事,共禹论功不较多!”可见运河对日后中国南北经济交通的巨大影响。
     元朝定都北京后,为了不绕道洛阳,花了10年时间,先后开挖了“洛州河”、“会通河”和“通惠河”,使北京和杭州可以直航。新的运河全长1794千米,贯通了海河、黄河、淮河、长江和钱塘江5大水系,成为了世界上最长的一条人工运河,中国重要的一条南北水上干线。
     大运河的主要功能是漕运。明清时期,这条沟通经济重心与政治中心的生命线,将其作用发挥到了极致,白寿彝在其《中国通史》中记载,“明代,由运河运输漕粮达340万担,航行漕船达3000余艘,各类船只达到万余。”“咸丰以前,运河漕粮也达到400万担。”当时,因为淮安处在淮河与大运河的交接点上,“湖广、江西、浙江、江南之粮艘,衔尾而至”,淮安掌握着是国家的经济命脉,成为了漕运指挥、河道治理、漕粮储备、漕船制造和淮盐集散“五大中心”,成为名副其实的运河之都。
     清末民初,随着海运的发展,以及几乎与运河平行的京津、京浦铁路的兴修,从根本上动摇了大运河作为中国南北交通大动脉的地位。于是,中国大运河带着它辉煌的荣光成为了历史。
     不过幸运的是,淮安的大运河不仅通航,还是淮安城市的一条生态之河,一条文化之河。
     大运河进入淮安后在淮阴水利枢纽处分为两支:一支为古运河,亦称里运河,它西    起淮安市区西侧的淮阴船闸,向东北经大闸口、板闸、河下古镇,穿越入海水道、苏北灌溉总渠,至楚州区南端的淮安船闸,是一条具有防洪、排涝、供水、通航及南水北调输水任务的综合性利用河道。另一支为新辟大运河,为里运河裁弯取直另辟的新河,起于淮阴区杨庄,至楚州区与里运河汇合,目前,主要作用是航运、灌溉和区域排涝。
2.储以仓为基
     矗立在淮安市淮安区的丰济仓,因漕运的荒废而结束了其历史使命。
     民国时期,丰济仓的原址被改为机关,后又作军营、学校、医院。解放战争期间,又被国民党军队改作了医院。1948年,国民党军队撤离时,院内一片狼藉,附近一些居民乘机跑进丰济仓拿一些桌子、凳子、床等物,丰济仓至此算是彻底“沦落”。解放后,丰济仓原地的大院子陆续盖起了民房,一些还未毁掉的房子也已“各有其主”,院内再也难觅仓库踪迹,唯独留下了“丰济仓”的名号为住户享用。
     如今,原来高大的储粮仓库都没了,只剩下大院门楼,还有当年用作养马的十数间平房(现为居民用房),以及门楼下静静躺着的十余块车痕累累的大条石。由条石上留着的当年运粮马车辗成的10厘米宽,4厘米深的痕迹,足以想象出当年军车运粮、高马长啸、人群繁忙之景象。
     遥想当年,丰济仓飞檐拱廊古色古香,库房、马房、住房共500余间,均为砖木结构,一律青砖小瓦,建筑规模全国一流,是何等的气派和壮观。
     这可是清朝候补知事许佐廷,从江淮各地招募400余名木瓦工匠、20余名技术人员,耗时14个月所建。这座作为皇粮储库、运河沿岸四大粮库之一的丰济仓,年储粮达100万石,成为当时全国最大的储粮库,南粮北运的中转库。      当年的储粮仓库又高又大。仓库地面用石块铺成,石块上面是木架子,大约80厘米高,木笼上面再铺厚木板,粮食堆放在木板上面。同时在仓库顶上还有多个“老虎口”通风,粮仓设计非常科学,成为名符其实的“天下第一粮仓”。建成之后,同治皇帝爱新觉罗载淳还亲临清江浦视察。
     每逢漕运旺季,为保证漕船畅通,禁止非漕运船只在运河上游清江浦航行,南北商旅多于此登陆换车、歇脚,更增加了街市的繁荣。漕运兴盛的年代,清江浦聚集着大清帝国各类文武官员、显宦世家、巨商富贾、文人墨客和僧道名流,繁华显赫盛极一时。
     “繁华落尽应犹在,兴衰成败转头空。”曾经辉煌一时的丰济仓就像盛着酸甜苦辣咸的五味瓶一般,在风风雨雨中走过了数百年。带给人们的不光是一段段美好的回忆,更有一缕缕感伤的情愫。
     在丰济仓的大院落里,眼前的一切与规划合理的现代小区相比,似乎有些陈旧,两边的房屋参差不齐、构造零散,头顶上的电线就像横空织成的蜘蛛网在微风中晃悠悠地颤动。登上门楼的高处向下看,院子占地约千余平方米,院内大多是紧挨而建的小平房。整个院子正如一个大杂院,错乱的电线、随处晾挂的衣物等充斥其中,让人很难想象    出这里曾是全国最大的皇家粮仓。
     在丰济仓隔壁的淮安市实验小学院内的一小片竹林内,有一块字迹不甚清晰的石碑,碑顶上勉强可看到刻有“袁浦丰济仓记”6个大字,字的周围雕刻着龙的图案。碑身上依稀可辨“清河丰济仓碑记”字样,碑文的第一句话就是“政以民为本,民以食为天。”无论岁月如何转换,“民以食为天、食以粮为本、粮以储为要、储以仓为基”,与粮相关的都是与社稷民生息息相关的“政事”。(转自宁夏粮食局网站)

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
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