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粮食文化 [本页支持双击滚屏]
分享到:
字体大小:
粮食增产的贡献因素
发布时间: 2017-06-05   访问量:0   保护视力色:
    千百年来,生产更多的粮食,成为人们的强烈向往和追求。
    粮食增产的贡献因素,无非是扩大播种面积和提高单位产量。粮食面积,是耕地上粮食作物所占田地的大小。粮食单产,指的是粮食的单位产出量。在漫长的中国封建社会,无论粮食面积还是单产,清代居最高水平,其耕地面积曾达7.27亿亩,其中粮食作物耕种面积为6.18亿亩。清朝中期,粮食亩产183.5公斤,其中水稻亩产220公斤。
    1927~1936年,是国民党政府统治下的“黄金十年”。根据国民政府主计处调查,全国耕地12.49亿亩,而每亩粮食的最高单产及年份是:水稻1932年亩产183公斤、小麦1933年亩产76.5公斤、玉米1932年亩产96公斤、大豆1933年亩产89公斤、高    粱1936年亩产99.5公斤。在当时的生产条件下,一定的粮食生产水平,加上进口的米谷、小麦和面粉,勉强维持着人们对粮食的需求。制约单产的主要因素是自然灾害,如1928年水旱交替;1929年数省大旱、多省虫灾;1930年十余省份水旱虫灾;1931年大水灾损失粮食逾百亿斤;1932年11省遭受水旱虫灾;1933年黄河决口;1934年黄河再度决口并水旱蝗灾损失10多亿元。
    新中国,先看面积。自1949年共和国成立到改革开放前的1977年,粮食播种面积从16.5亿亩扩大到18.1亿亩,总产量先后跃上1500亿公斤、2000亿公斤、2500亿公斤、3000亿公斤4个台阶。1996年粮食播种面积16.9亿亩,产量突破5000亿公斤。1998年以后,由于连年丰收,库存逐年增加,市场粮价下跌,加之调整农业生产结构,粮食播种面积逐年降至2003年的14.9亿亩,比1998年减少2.16亿亩;粮食产量由1998年5123亿公斤降至4307亿公斤。
    2004年以来在粮食生产、流通领域实行的系列政策措施,促进了粮食生产的发展。2016年,粮食播种面积达到16.95亿亩,比2003年增加2亿亩。
    再看单产,新中国成立时,全国每亩粮食产量只有69公斤,到1977年,单产提高到157公斤,增长1.3倍。改革开放以来,全国每亩粮食产量提高到2016年的363.5公斤,再增1.3倍,比1949年则增4.3倍。总产由3000多亿公斤增至6000多亿公斤。
    有人将“种植结构调整”“复种指数”纳入贡献率之中,动态地分析起    来,不是不可以。但“种植结构调整”考虑的是粮食内部不同作物播种面积的调整,也就是扩大高产作物如玉米、水稻的播种面积,缩减低产作物如大豆的播种面积,进而使粮食增产的贡献超过了粮食播种面积增加的贡献。但是,一定地域一定面积上的粮食收获量,归根结底还是体现为单位产量。而“复种指数”通常指一年内在同一地块耕地面积上种植粮食的平均次数,即年内耕地上农作物总播种面积与耕地面积之比。但是,计算年内一块耕地重复利用的次数所得出的面积,会累加到粮食播种面积中去,归根结底还是表现为粮食面积。
    扩大播种面积和提高单位产量,是粮食增产的直接原因,至于良种、化肥、水利、农机或科技等作为贡献因素,则是粮食增产的具体原因。
    
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
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